页面载入中...

再见2018:大师谢幕 文艺不散场

  按结构划分,海州五大宫调又可分为单支和套曲两个系统。单支是独立的曲牌,主旋律是固定的,每一个曲牌都可以按照一定的格律填写各种唱词。主要有[满江红]、[杨柳青]、[莲花落]、[马头调]、[孟姜女]、[绣花灯]等数十个,还有[软平]、[叠落]、[鹂调]、[南调]、[波扬]五大经典曲调。无论大调或小调,单独演唱的,均为单支。

  明代嘉隆年间,海州五大宫调已逐步形成。尤其是明清时期,随着两淮盐业兴旺,大运河盐运南来北往,一方面地域沟通,艺术交融,使海州五大宫调得以广泛吸收江淮民间小曲而渐趋成熟;另一方面汇集于当地的一批盐商富贾和与之休戚相关的文人墨客,对海州五大宫调给予了高度的关注,从而将其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,其特色和个性逐步形成。

  20世纪20年代中期,陇海铁路向东延伸通车到新浦后,海州一带的水路交通被陆路所替代,板浦便逐渐失去了交通枢纽的地位。40年代末,板浦日趋萧条,后灌云县政府迁至伊山,交通的闭塞和文化生活的单一,使得海州五大宫调免受其他艺术形式的冲击,一些濒临失传的曲目得以完整的保留,演唱的艺人也衍传至今。海州五大宫调是我国明清俗曲的一份珍贵遗产,它的发掘保护将对明清小调研究有积极的推进作用。

  棚户区改造和廉租房政策的推进让房源增多,可资源枯竭后,产业迅速萎缩,本地人口不断外流。中国统计信息网显示,鹤岗市2010年109.1万人口,2018年跌破了百万关口。

  于是,鹤岗最富余的东西成了房子。当地许多居民家中拥有两套甚至更多住房,他们口中,“鹤岗小伙好结婚,从来不愁房子”。

  在鹤岗,很多人都像司机刘齐这样有几份工作,“不多干几份活儿,媳妇怎么清空购物车?”他希望自己的孩子以后能去东北最时尚的城市大连发展,虽然在鹤岗手握4套房,但对比大连的房价,他压力不小,“那咋整,头拱地也得买啊!”

admin
再见2018:大师谢幕 文艺不散场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